Seeking faith and speaking words I never thought I’d say
寻觅着信念 说着未曾想过要说的话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只要你相信 奇迹就会实现
Though hope is frail
尽管希望渺茫
It’s hard to kill
却难以抹杀
Who knows what miracles you can achieve
谁能知晓 你可以实现什么奇迹
When you believe somehow you will
只要你相信 你或许就会
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只要你相信
——玛丽亚凯利/惠特妮休斯顿 《当你相信时》

我们在拥挤的人潮中踮起脚尖、伸出右手,在空气中挥舞的样子,让人联想到沉入水底拼尽一切全力紧抓稻草的迫切感。我们那么努力,只是希望遇见彼此。你握着我的手放下来,摁住我的肩沉下来,双眼平视,瞳孔与瞳孔是两个彼此吸引的黑洞,一言不发,我们就会吸引对方跌入自己的世界,再也不出来。

他的提琴,
已经可以拉出动人的节奏,
但手头模糊的数字,
仍然没有为他接通她的电话,
他期待在路灯下的演奏,
可以最终带来再次的相遇,
但他深知,
这无尽的等待,
或许只是让寂寞的长街,
多了一个奇怪的独奏者。

翻译的小说,
已经到了忧伤的情节,
眼泪不觉留出,
沾湿了那本来已经模糊的
记录了号码的纸片,
她想,
为什么还没有他的电话,
转角的路灯下,
也没有那熟悉的身影?
难道,
他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

夜深,
城市的路灯熄灭,
他收拾提琴,
再到电话亭碰碰运气,
可惜,
嘟嘟嘟,
没有回响。

夜深,
街灯已经没有光亮,
小说业已落幕,
寂寞的电话,
还没有收到来电,

在这个城市里,
他向左走,
她向右走,
有一天
擦身而过,
然后,
再不相见。

这座城车水马龙,这街道人潮涌动,恍惚间,回首间,刹那间,顷刻你就从此不见,有人告诉我,我们每一次的错过都是为下一次的遇见做准备。下一次,下一次我们会遇见的吧
我要听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些日子没有一通电话给我

我要你再听一遍我拉的小提琴
我要告诉你
我想你

嘿,今天还是没有电话,街上也没遇见你,人群里的一个又一个匆匆离去的人都好像你,但可惜都不是你……今晚再尝试打一下电话吧,说不定,说不定下一个,下一个就是你了

我想听见你的声音
我想对你说,嗨
我想,我好像
喜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