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


时光呢,说快不快,说慢不慢,沙漏滴滴嗒嗒总能带走太多,不管内心有多么不情愿,有多少舍不得,一片叶都会从郁葱到泛黄,一朵花从茶靡开至凋残,花与叶在季节里枯荣盛衰,每一次的繁华与昌盛都让红尘深处多了一抹鲜亮的风景,每一次的枯萎与衰败都在流年里留下一层叹息和深深的遗憾。
我们的年龄呀,随着年轮越长越大,父母也在我们的长大中苍老了容颜,额头是岁月留下的沟沟壑壑,鬓角是风霜涂染的颜色,曾经为我们撑起一片晴朗天空的脊梁,也变成了弯弯的美……

为什么故事总是如此安排?

当小约翰抬头仰望生命的丰满甜美时,

 

此时,

老约翰却低头沉浸在繁华落尽的悲哀之中,

幸好故事总有这样的画面…

小约翰轻轻靠着老约翰,

老约翰也轻轻靠着小约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