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的美女都长什么样?不妨实地去拍拍看?”把这件事付诸行动的,居然是一位女人!她就是罗马尼亚布女摄影师Mihaela Noroc。

  在5年前,27岁的Mihaela辞去了工作,发起了“The Atlas of Beauty”的拍摄计划,拿出了所有的积蓄,拍遍世界各地的美女。下面来感受下这种原生态的美:

  冰岛,雷克雅未克

  巴西有很多贫困,暴力和痛苦,但人们不会忘记微笑。 Suelem出生在里约的贫民窟,后来和圣保罗的阿姨一起生活。现在她每周七天在一家商店打工,希望有更美好的未来。

  伊朗女孩Mahsa,名字的意思在波斯语中是“月亮”。 她选择成为一名平面设计师,18岁开始经济独立,打算开办自己的公司。

这是在哥伦比亚麦德林拍摄的Estefanía,她有独特的美,像个洋娃娃。

  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遇见的女孩Noell,当时正在为找工作面试,并打算搬家。后来,她得到了那份工作。

  摩尔多瓦基希讷乌街头,这位女性说,她20多岁的时候,曾认为那是人生中最好的岁月。现在她30岁出头,观点有所改变,她觉得不同的年龄有各自的美丽,享受生命的每一秒,才是最重要的。

  希腊雅典的年轻女孩Amalia,她也是摄影师。那段时间,这个国家正受到可怕的野火影响。不过希腊人民表现出了他们的热心和坚强。

  伊朗每次上新闻似乎都与政治有关。但一个国家的根本是它的人民,伊朗女孩Farnoush从小就学习小提琴,拍照的地点是首都德黑兰,她既紧张又兴奋,因为她正准备参加她的第一场音乐会。

  几周前,在孟加拉达卡的街道上,遇到了这位女孩,当时她和数百名穿着纱丽的年轻学生一起,参加女子大学的周年庆典。

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风景如画的街道上,遇到了这位姑娘。

  她的梦想是进入由男人主宰的领域:魔术表演,并成为罗马尼亚的女魔术师之一。

  在墨西哥瓦哈卡拍摄,这个女孩拥有非洲,美洲和欧洲的混血。

  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街道上遇到了Aslıhan,她拥有工程学士学位,也在参加表演课程,因为那是她的爱好。她已经在电视剧中获得了第一个角色。

  在伦敦街头遇见了Menna。她研究遗传学,并亲自证明了世界有多小:她出生在埃及,长在荷兰,在威尔士读大学,在英国旅行。

  意大利撒丁岛上,这个女孩穿着民族服装——这是她借来的寡妇服装(因为当天她在游行里扮演的是寡妇。

  美国纽约的一对姐妹,母亲和父亲分别是埃塞俄比亚和尼日利亚人。父母双方为联合国工作,所以两姐妹在三个不同大陆的六个不同的国家长大。毕业后,她们都计划搬到非洲,为“故土”服务。

摩尔多瓦的传统节日期间,遇到了这祖孙三人,显然,美丽的基因是会遗传的。

  在乌克兰敖德萨的街道上遇见了Alina,她是一个有雄心壮志的女孩,计划在捷克共和国学习建筑。

  塔吉克斯坦的Farzona,有很美的气质。尽管世界人民之间存在着如此多的相似之处,但每个人又都是独一无二的。

  许多人认为女摄影师给女性拍照很容易,其实在世界许多地区,这非常困难。不过在中国,许多女性乐意被拍照。比如这张就是在中国成都拍摄的。

  保加利亚的Sofia,是由一位单身母亲抚养长大,后来她和姐姐一起开了自己的花店。她对鲜花充满热情,每天可以工作16小时。

  Daniela来自葡萄牙里斯本,拥有安哥拉血统。美丽的女孩走在美丽城市的街道上,非常具有吸引力。

  Goshan的父母是萨达姆•侯赛因统治期间在伊拉克的库尔德自由斗士,作为政治难民移民到英国,Goshan在那里被抚养长大。毕业后,她放弃了在英国的生活,回到了伊拉克,现在她是一名生物教师。

  Eleonora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学习芭蕾舞。 她极度努力,甚至愿意放弃自由时间,在年轻人中很少见。有朝一日她可能成为顶级芭蕾舞演员。

  她是Sona,拍照的地点是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当时她正参加印度教的庆祝活动。

  “当我说出我的年龄时,大多数人都不相信。”这是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街头遇到的47岁的Heloise。

  约旦的一位贝都因少妇,这座奇妙的城市建于2300多年前壮观的峡谷城墙上。“我的父母和祖父母曾经住在这里。我姐姐实际上是在这些洞穴中出生的。”她说。

  Karen出生于法国,母亲是俄罗斯人,父亲是法国人,照片拍摄于巴黎。

  这对母亲和女儿在意大利米兰的街道上,女儿Caterina3岁时开始跳舞,而母亲总是支持她。不过,她的兄弟和父亲不得不留在几百公里外的小镇,这大概就是为艺术的牺牲。

  “我的祖父是医生,父亲是医生,我也是医生。”Meike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附近,她学习医学主要不是为了遵循家族传统,而是觉得这是帮助人们的最佳方式。

  在德国慕尼黑啤酒节拍到的女孩,这里有成千上万巴伐利亚人民穿着民族服装聚会,这个女孩就是其中一个。

  Anais有马里的母亲和法国的父亲,出生在法国,搬到了柏林。当她在马里时,人们说她是白人。当她在欧洲时,人们说她是黑人。Anais觉得这很有趣。

  Linda来自格罗兹尼,车臣的首都,这里许多女性头上戴着五颜六色的头巾。经过多年的可怕战斗后,格罗兹尼成为地球上被毁坏最严重的城市。Linda从小失去了父亲,和妹妹一起由单身母亲抚养长大,所幸接受了很好的教育,她打算成为儿科医生。

  她是来自俄罗斯科罗廖夫的Nastya,在小商店工作。 然而,她的愿望是拍摄世界各地的风景照片。不久前,她迈出了实现梦想的第一步,开始学习摄影。

拍摄于蒙古的乌兰巴托,这个女孩十分大方热情。

  Tzvetana的名字来自保加利亚语中的“花”一词,她在保加利亚国家冰球队效力。这项运动在她的国家并不是很受欢迎,但她还是投入了最大的努力。

  这个土耳其女孩叫Tutku,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父亲就瘫痪了,所以她从小就要想办法谋生。几年前她成了一名厨师。不幸的是,她突然失去了听力。后来借助一种新型技术,她可以再次工作了。她说,她很感激她新生活的每一秒。

  在南非街头拍摄的这位女孩,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她的美丽毋庸置疑。

  Anastasia来自俄罗斯圣彼得堡,也在学习芭蕾舞,希望借此改变自己的生活。

  在埃塞俄比亚的阿瓦什拍摄了这位阿法尔年轻女子。大多数阿法尔人都是游牧民族,生活在独立的小王国,每个王国都由自己的苏丹统治。

  在Mihaela Noroc眼中,女性的美,从来不是靠名词来定义的。那些最后能被世人记住的姑娘,都各有特色。

Mihaela Noroc

  在她们身上,不但能看到各种各样的美,还能感受到独立、勇敢、坚强和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