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本伦网上大吐苦水:其实我并不喜欢画残酷的故事

  大概是从《妖精的旋律》开始,漫画家冈本伦被观众们戏称为“虐妹狂魔”,许多女性角色领便当的方式非常猎奇。近日,冈本伦发推并针对这一点大吐苦水。

  3月16日深夜,冈本伦晚酌之余在推特上连续发布内容,或许是受到了酒精的影响,冈本伦决定好好解释一下读者和观众们长期以来对自己的“误解”和“偏见”。他首先这样写道:“似乎许多人觉得我擅长画那些暴力猎奇的作品,事实上我并不喜欢。在之前《妖精的旋律》刚开始连载时,我的担当编辑负责过《杀戮都市》的工作,所以像是身首分离之类的画面,那位编辑认为完全OK,所以就这样保持下去了。如果你们看我的短篇集应该就能明白,我初期的短篇连载中并没有暴力残酷的画面。”

 稍后冈本伦作出补充:“因为不擅长暴力残酷的内容,所以在《妖精的旋律》里我从来没有画出过死者的脸”。不过虽然这样说,但《妖精的旋律》里各种恐怖的桥段还是令不少观众产生了心理阴影。

 

  接下来冈本伦开始对自己作品里角色们领便当的猎奇场景进行说明,他表示“我讨厌疼痛,所以作品里画出的都是不知道痛感的死法。像是手臂和头飞掉,根本无法想象出来这到底会有多痛,所以我喜欢用这种手法来表现。不过对于折断手指,或是剥掉指甲之类能想象到疼痛的做法我会避免使用。”

  提到《极黑的布伦希尔德》时,冈本伦写道:“《极黑的布伦希尔德》里有一种死法是身体被溶化,因为无法想象人溶化会有多么痛苦,所以我使用了这个手段。同样,在《平行天堂》(冈本伦2017年开始连载的新作)中也有溶化的死法,但由于滴答滴答粘稠的感觉实在太恶心,因此最终采用了化作光粒消失的表现形式,这样就完美了。”

  而对于冈本伦的这番诉衷肠,推文下有网友表示认可和同情,“毕竟商业作品就是要以吸引读者的眼球为目的,作者不得不追求刺激的内容”、“原来是被《杀戮都市》的担当编辑给带坏了”。不过对于这种先塑造出一群可爱的美少女,再用各种凶残手段让她们领便当的构思手法,真的不会招致更多观众的反感吗?

 

冈本伦跳台滑雪题材作品《银白荣跃(ノノノノ)》

  事实上,冈本伦如果“从良”的话还是能画出很正常的作品,比如他曾在《Young Jump》上刊出的以跳台滑雪为主题的运动系漫画《银白荣跃(日文名:ノノノノ)》。虽然最终有被腰斩的嫌疑,但这部漫画还是连载了三年之久,并推出多部单行本,还被改编为广播剧。可就像上面有网友提到的那样,这种正常向的内容远不及残酷猎奇作品能吸引读者,或许这也是冈本伦在《银白荣跃》结束之后令下一部《极黑的布伦希尔德》风格陡然转变的原因吧……

3 评论

  1. 边梁子 2018年3月17日 下午11:31 - 回复

    不喜虐妹冈本伦🤔

  2. abc 2018年3月18日 上午10:59 - 回复

    這笑話不好笑
    冈本伦請重作

  3. koego 2018年3月18日 下午1:27 - 回复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